网站首页北京时间:
网站首页 明星 电影 电视 音乐 综艺 直播在线 活动预告 艺人推荐 滚动新闻 更多
业界 绯闻 风声 偷拍 美图 韩娱 热映 产业 海报 日韩潮流 综艺星天地 电视业界 新剧发布 高清剧照 图片 MV

电影《盗墓笔记》首次发布会现场 鹿晗、井柏然、马思纯等主创亮相
2016-01-17 16:52:58   来源:东方娱乐网

查看原图
时间:2016年1月17日
地点:珠三角JW万豪酒店
主题:《盗墓笔记》“杀青洗尘”发布会


    孙璞:大家中午好,欢迎来到《盗墓笔记》的发布会现场,我是主持人孙璞,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介绍今天到场的各位来宾,他们分别是导演李仁港先生,编剧南派三叔,监制曾佩珊,上影集团总裁任仲伦,《盗墓笔记》总策划王天云,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总裁张昭;南派投资CEO叶方仓,林梦,吴镇凯。大家看到,今天的发布现场犹如来到神秘的地下城堡当中,说起《盗墓笔记》,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感慨和故事,我第一次看到《盗墓笔记》是在2010年6月,里面讲述的是长沙老九们后面的后继者的故事,后来我去了长沙,去了湖南卫视,之后《盗墓笔记》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华人心中一个盗墓系列的经典的代表。它也发行了纸质版,现在已经突破了2000万册的销量,已经堪称出版界的奇迹了。去年在我的家乡吉林长白山,因为有了吴邪和张起灵的十年之约到了,有的游客跑到长白山,可以看见《盗墓笔记》作为超级IP,在众多读者和粉丝心目当中的地位。我们说了这么多,不如请上电影《盗墓笔记》的出品方,请出主创人员一一的跟大家来分享《盗墓笔记》幕后的故事。首先有请的是上海电影集团的总裁任总。
   
    任仲伦:代表出品方之一,谢谢主持人的介绍。这两天随着《盗墓笔记》亮相了,很多人问我一个问题,《盗墓笔记》是个什么样的电影,为什么你们这些合作者大家聚在一起,有那么长时间打造这部电影。我想作为上影来讲,从发行制作这部电影,毫无疑问首先看重的是南派三叔创造的《盗墓笔记》的经典著作。毫无疑问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我是搞电影出身的人,我更看重这部作品当中所拥有的电影的本性,它的情节,场面,尤其它的想象力,是可以构成一部电影的元素。我们对南派有过几次调查,南派三叔不仅有文学的智慧,同时对电影的理解,电影思维的理解的透彻性,我觉得这是我们合作的很重要的,好在南派三叔也是毅然决然的担任编剧。这就使得从原著到电影,在精神上,气质上,人物命运上的一脉相承。我们也非常感谢南派为这部作品作出的巨大的贡献。导演李仁港跟上影合作了第三部,导演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很有力量的电影导演,他对电影本质的理解,在中国的华语导演中也是首屈一指,尤其是对人物的力量,以及机关布景的独特的处理,我真的是很敬佩的。所以我们再次合作,我也到片场看了导演,我依然保持对他的尊敬,我希望以后还会跟导演有更多的合作。
    乐视张昭,我们绝对一起合作,我对他对电影的敏感,尤其是对电影的商业价值和商业运作的敏感,有时候甚至是敏锐,我也是很钦佩。这些人集中在一起就是一个目标,打造一部好的电影,让它从一个影响了很多人的小说转换成影响更多人的电影。像奥斯卡奖,绝大多数都是改变过来的,前50次获奖的最佳影片,37部是改编的,电影同样相信文学的力量,同样依靠文学的力量。上影这几年我们也是想把好的电影作为我们的追求。我们拍好多电影,和好的合作是我们上影的愿望,我也希望这次上影梦想城真。

    孙璞:下面有请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总裁张昭致辞。
   
    张昭:谢谢任总,电影《盗墓笔记》从出品的来讲是上影的作品,既然是上影的出品,我也非常自豪,因为上影是我的娘家,同时我也非常感谢上影能够邀请乐视一起来打造这样一部对中国电影史上可能会有特殊意义的电影。为什么这么说呢?实际上,中国电影这一路走来,第一个轨迹就是科技化,在李仁港导演和南派的合作下,这部花了巨资打造的一定会让中国电影的高科技化会有一个新的高度。第二个趋势是互联网化,这是一部互联网上的超级超级IP,乐视这几年一直在致力于把互联网产业和电影产业融合起来,能够利用我们为观众服务,为互联网网民服务的宗旨,让电影产业焕发出第二个青春。我经常跟电影界的朋友说我的头发都白了,我们老了,但是中国电影行业更年轻了。这个很重要。这是我们做电影人的心理的使命。所以我们必将全力以赴,和主创,和上影一起,我相信这部电影一定会是奇迹。

    孙璞:谢谢张总,接下来有请南派投资CEO叶方仓为我们致辞。
   
    叶方仓:大家中午好,南派投资公司是一家IP生态开发运营的公司,今天我们也是出品方之一,也是IP的运营方。《盗墓笔记》电影是我们公司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也是整个《盗墓笔记》IP生态的核心项目之一。我们有义务去爱护这个IP,为粉丝,为观众呈现一个优秀的电影。今天也非常感谢上影,也感谢乐视,我们一起来合作这部电影。谢谢大家。

    孙璞:三位老总从出品的角度,从产业的角度为大家阐述了《盗墓笔记》诞生的背景。接下来有请电影《盗墓笔记》的总策划汪天云,南派三叔,李仁港,曾佩珊上台。我们似乎感受到《盗墓笔记》独特的魅力,因为有各位主创的保驾护航,相信四位一定有很多的心得,想要跟我们分享,先问一下汪总当初是什么样的奇迹跟《盗墓笔记》结缘的呢?
   
    汪总:《盗墓笔记》是非常吸引人的小说,小说发布以后有很强烈的反响,上影作为电影的制作单位,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意向是要把这样一类的作品电影化,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任总作为一个决策,我们请南派三叔非常受欢迎的网络小说家来担任编剧。这可能对他是一个高难度的挑战。第二个是了李仁港,他跟我们有很多的合作,他在这的和经验非常难能可贵,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合作,同时请了曾佩珊担任监制,她在这方面特别有经验,所以我们这个戏的上马应该说比较顺利。同时,我们刚才听到了乐视的张昭先生和我们一起来合作,张昭先生自己的作品,他们乐视的作品已经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我想这是一次强强合作。同时,在邀请演员这些问题上我们也广泛的听取了社会各界包括粉丝们的意见,所以这次的团队,这次的艺术阵容和这次的科技手段的工业化水平都是比较高的。相信这部影片会给大家带来惊喜,同时也会给我们中国电影的发展提出一个新的命题和新的台阶。

    孙璞:谢谢汪总,刚才汪总发言的时候现场有一个人一直举着话筒,他已经按捺不住,他有着很多的心得,这就是《盗墓笔记》的原著作者,就是南派三叔,之前一直是我们心中非常神秘的人物,后来逐渐的走到台前,尤其这次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除了《盗墓笔记》的原著作者外,到现在的编剧,从搬到大银幕的过程对您来说相信会有不一样的体验。
   
    南派三叔:首先会非常难,以前说别人改编自己的作品的时候,感觉这件事情,如果我自己做的话会更好一点,但是真的改编的话,从文学作品到电影作品中间的鸿沟是非常非常大的,需要解决很多问题。特别是原著小说是自己写的,这里面的纠结和平衡需要很多智慧去解决的。我也算是趟过来了,特别感谢导演,我这次跟导演学习整个电影的核心的逻辑,所以最终我还是实现了在小说的世界观上没有冲突的改编,同时把一个比较新的故事,按照我的习惯把他表现了出来,这个过程中很感谢导演。

    孙璞:您觉得电影推出以后原著的粉丝们会满意吗?
   
    南派三叔:对我个人来说没有办法摸准所有读者的心态,但是在世界观上没有造成原著和电影的冲突,可以把电影当成原著的一本书,不会有任何的违和感。

    孙璞:我们更加期待。刚才三叔说了他是一路趟过来的,接下来我们请李仁港先生跟我们交流一下趟的过程感觉怎么样?
   
    李仁港:在我是我们从拍戏的原则,很多时候你看戏的时候,会看到导演是不是喜欢这个题材,我自己很难逼自己不喜欢的事儿。我碰到一个喜欢的事情,什么累,什么病都忘了。我特别荣幸有这个机会,谢谢我的领导找我拍这个戏,张总一直想找我拍戏,结果我们合作成功了。我也谢谢南派三叔,把这个好的项目交给了我的手上。我是特别荣幸,我能拍上我自己特别喜欢,想拍的时候能用上我特别想用的技术。过程我不会用趟过来,因为我很享受,我没有想象到一个作家能够有胸怀,更开放接受一个电影事件,所以我们在中间的过程是很多惊喜,这个过程是非常好的。我开始有压力,一段时间真的很有压力,我不是对制作的压力。有一天我们戏里有一段戏是讲九门的,准备拍,我们研究了一下,找一个平常的女士来唱这个歌,作为一个典礼,但是好像不是书里的精神。结果南派来看的时候,他哭了,我看到这些眼泪感觉这才是艺术,有一个作家能够喜爱自己的东西,当他看到一个人,一些能够喜欢他的东西流泪,他看到一帮人那么喜欢他的东西,那一刻我特别有压力。
    总的来讲,我特别荣幸能享受到这个戏,你我效果怎么样,我是120分满意。

    孙璞:120分啊!本来想问一下导演和三叔,除了火花之外有没有摩擦出什么火星,这么一看两位亲密无间,堪称CP。这部电影还请到电影界的前辈曾佩珊女士为这部电影做监制,为这部电影做监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曾佩珊:我以前跟导演谈了很多电影,这次是非常大的IP,对我来讲跟导演谈了一个条件,因为是三个投资方,我不会讲太多的国语,我用很简单的,感谢他们给我机会,跟导演一起来做这个IP。跟以前的历史有什么不同呢?电影就是什么题材都是一样,所有的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我以前是和李仁港导演配合他,这次南派三叔我也祝福他,让他感受这是它的儿子,我不能把它的儿子做不好,所以我也有巨大的压力。我感觉跟其它的电影都一模一样,没有什么特点。谢谢你们支持《盗墓笔记》。

    孙璞:这部电影南派三叔您是怎么把自己的风格贯穿到电影中的。
   
    南派三叔:小说是文字作品,它的视觉风格是每个读者不一样的,所以我主要负责是在整个情节和故事的世界观上,要符合原著的文本的感觉,我们把所有的东西交给导演,让导演来复杂,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行为,一个文字工作者要表现心中的图像想象,这是需要重新整理,树立一个核心的视觉逻辑。

    孙璞:原著小说当中有很多的意向在现实中是不存在或者是很难见到的。请问李仁港导演,像这样的电影,我们没有办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电影,您为此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工作,怎么样具像化的。
   
    李仁港:《盗墓笔记》在我们传统的电影体系中,它是很极端的类型片,这个类型片的成功有迹可寻,我们现在的技术好了,所有的技术,摄影技术,美术技术,化妆技术,电脑技术,都是很先进的,我们以前不能想象的东西现在只要想到,基本上现在都能做到。我在创作《盗墓笔记》的视觉世界的时候,我有一个原则,就是把书里我看到的东西尽量的用电影的技术呈现出来,这是我最后一个原则。在这个基调上,我才在这个时候在国内拍,包括我的资源是什么,我希望做一些不一样的,这样在市场上才会火。有一个戏是比较虚幻的,我感觉那个时候我也实在一点。

    孙璞:总之会突破我们的想象力,完全的是一个奇幻大作,几位讲了我们这艘大船是如何启航的,几位又是如何保驾护航的,接下来有几位主演跟大家分享一下拍摄过程中的故事和心得。我们请几位给我们透露一下这几位故事的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和在故事中的作用。
   
    李仁港:后生可畏。
   
    曾佩珊:我跟导演是一样。
   
    南派三叔:我觉得写了那么多时间,对自己的人物也非常熟悉了,在剧本创作当中,除了我设定的基础性格外,导演还把外在的很多东西丰富化,我觉得导演可以再补充一下他们的这种感觉。
   
    李仁港:让我补充我就补充一点,我们跟南派开会的时候太多了,当时有一个事情,我记得我们确定要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跟他谈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关于《盗墓笔记》的,南派最后问我一句话,他说四年前我看过这个书,他说你看这个书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其实我真的能告诉他是什么,我说我希望《盗墓笔记》里的想象力,里面所有的设计都是超棒的,打动了我人物的感情关系,我会用非常文学的角度看,我看到了很多东西。他问我最打动的是什么,当然是里面的两位主角。我说我看到的是神仙走下神坛去拯救这个世界,这是《盗墓笔记》所有故事的开始。我说这一段非常非常浪漫。这是我最喜欢的。

    孙璞:导演用了一个词浪漫,一个是从神坛走下来的,一个是向神靠近。汪总对电影怎么评价?
   
    汪总:我同意导演的评价,这个戏最大的成功是对人物的塑造。他有超凡脱俗的想象力。第三他有非常出类拔萃的精彩的表演,他也用了一种非常严谨的逻辑,所以这部片子可以给大家带来惊喜。

    孙璞:谢谢汪总,也谢谢各位给我们分享台前幕后的故事,接下来我们用隆重的掌声请上各位主演。但是三叔请留步。接下来我们迎接电影《盗墓笔记》的主演们亮相。我们请南派三叔为几为主演接风清寒。问一下三叔,刚才我们进行的这个叫暖酒清寒,这个仪式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南派三叔:拍摄的时候特别特别乐,我们还有的有水的戏,我有一次小马拍戏的时候,特别冷的天,有很多的水滴下来。我觉得所有杀青后第一个事情就是到一个很暖和的地方。我们现在最大的慰藉是可以暖和了。

    孙璞:当时几位有喝一场吗?
   
    南派三叔:我记得喝好多场。

    孙璞:你的酒量怎么样?
   
    南派三叔:还好吧。

    孙璞:谢谢三叔。 请大家跟自己解释一下自己在《盗墓笔记》中的角色。   
   
   
    王景春: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是叫王景春。我在电影里扮演三叔。
   
    鹿晗:大家好,我是鹿晗,我在《盗墓笔记》里表演的是吴邪。
   
   
    张博宇:大家好我演王胖子。
   
    井柏然:大家好我在《盗墓笔记》里饰演张起灵。
   
    马思纯:大家好,我在《盗墓笔记》中饰演阿宁。
   
    姜皓文:大家好我演大为。

    孙璞:非常强的阵容。有没有看过《盗墓笔记》的原著小说呢,当时看小说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觉得部电影最吸引的地方在哪里?是
   
    王景春:这部戏好看。关键是这个小说好看,拍出来更好看。
   
    张博宇:这个书里刻划了非常好的形象,让我们演起来非常方便。
   
    井柏然:我觉得盗墓是很刺激的事情,现实生活中没有办法完成这样的东西,在电影里完成它,整个过程我们都很有成就感。

    孙璞:非常的恭喜各位。
   
    姜皓文:我觉得人物都是感情丰富。
   
    马思纯:我看小说觉得里面的女的特别少,我觉得特别珍贵。
   
    鹿晗:我觉得书好,电影也好。
   
    井柏然:不只是看了《盗墓笔记》,还看了《藏海花》。

    孙璞:这个电影是讲述奇幻探险的,之间免不了动作戏,我已经听到身边的人心生感慨了,大家给我们分享一下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好玩儿的事儿,或者是事故也可以。
   
    姜皓文:里面有激光过来,我的眼睛都被打肿了,现在还没好。
   
    王景春:(动作)
   
    马思纯:这是我的动作,因为他们拿的枪是真枪,我是没有任何打斗经验的演员,我每次拿真枪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动作,他们喜欢学我,因为很不经验。

    孙璞:人家是举枪,你是甩起来的。其他的几位主演还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儿。
   
    王景春:这个戏首先是动作戏,拍动作戏难免会出现受伤。我们每个人都受过伤,尤其是像我们还有战斗场面,有一些爆破,烟火,这是非常危险的,经常看到爆破的洞炸的到处都是,比较惊险刺激。

    孙璞:给我们讲一下自己伤到哪了,因为人人都受伤了。
   
    涂圣成:我们拍的时候导演很担心,但是挺安全的,拍的时候,我们的导演也是很保护我,所以挺安全,只是伤了韧带了。
   
    敖嘉年:我哪也没伤,我都是被保护的。
   
    王景春:我身上没受伤,我很伤心。我从一个台子上摔下来把脚给崴了。
   
    鹿晗:我没伤,可能是吊的维亚有一次吊的非常高,学了一个攀岩的动作。

    孙璞:有多高?
   
    鹿晗:大概有10米吧。
   
    井柏然:我差一点受伤,没有受伤。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把我拽了过来,差一点撞到头。
   
    王景春:那挺危险,那是一个门,他跑到前面去,那个门就下来了,那个是非常重的门,然后我一把抓过来了。当时是后怕。
   
    井柏然:如果是撞到的话可能就会提前杀青了吧。

    孙璞:吉人自有天相。
   
    马思纯:我也是伤心了,我是留了十几年的长头发被导演给剪了,但是我觉得他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所以也挺酷的了。

    孙璞:为我们这部戏拼了。
   
    张博宇:我是参与了这部戏的动作戏,我没有受伤,他们受伤都是我弄的。比较伤脑而已。
   
    姜皓文:之前两个星期是伤的右眼。

    孙璞:不管是身伤还是心伤,大家心中就是两个字“值得”,相信大家经理了这么辛苦的拍摄,一定有很多的看出,今天既然是我们的杀青洗尘,接下来我们用一个仪式庆祝杀青。接下来我们送上杀青的道具,相信大家会对我们的道具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好奇,我们给大家解释一下道具幕后的玄机是什么。大家看到这里乘的是长白山的雪水,在民间有纯净的雪水可以驱邪避灾,这是从长白山带来的雪水为大家接风洗尘,有请几位好汉和一位女汉,大家一起用雪水洗手。
    我们的洗尘就顺利的完成了。我特别想知道长白山雪水洗手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让大家回想起来拍摄期间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瞬间,或者是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仪式,这部电影中充满了仪式感,做这件事情做很多的准备工作,也是我们很多的观众和在场的各位朋友们非常想知道的,在整个的电影的拍摄过程当中,各位的造型,动作,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给我们分享一下。
   
    马思纯:我完全不会动作,当时大概训练了一个月,但是我出来一开始还是很丑,我觉得导演和所有人,跟我配合戏的所有演员都非常的包容我。还有一个非常难以启齿的,因为我是戏里唯一女演员,他们就老让我挤胸,要不然真的看不出来我是一个女的,这件事情让我很尴尬。其它的所有的苦,动作,或者是大家拍摄辛苦,我们所有人都一样,都在经历,包括所有的工作人员。

    孙璞:你真是拼了。
   
    井柏然:我怎么不知道挤胸这件事情。
   
    鹿晗:我知道,我知道。第一场戏就是第一次跟阿宁拍的时候是看不到脸的,她在车里面,我在车外面,只能看到胸在那滑。
   
    涂圣成:我进这个剧组第一场戏导演就让我摸鹿晗的屁股,然后我就摸了。

    孙璞:摸之前打招呼了吗?
   
    鹿晗:没有。
   
    涂圣成:我是透过车的一个洞往里伸一只手找吃的,然后就是摸到了屁股。

    孙璞:被摸的人感觉怎么样?
   
    鹿晗:还行吧。
   
    涂圣成:我第一次戏就这样,本来就紧张,然后我就更紧张了,然后导演说我完成的不错,然后我就收工了。

    孙璞:在这部电影中的造型,很多粉丝都你们的造型非常感兴趣,为什么打扮成那个样子,比如说有几位自毁形象。
   
    涂圣成:我觉得造型主要是黑,可黑了。每个人黑的呀。
   
    马思纯:今天第一次看到几位的真面目,都这么白。
   
    张博宇:我们都是一群挖煤的,我们的造型很颠覆,这个过程我们很开心的,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都是互相看这样哈哈笑,就很好玩的。我觉得他们每个人在现场的时候嘻嘻哈哈,一拍摄的时候每个人都很认真,我觉得这部戏把每个人的形象都颠覆了,这部戏的动作设计,我们也加了很多很有趣,很好玩的东西。尽量让它跟其它的东西不一样,给大家带来一种很好玩,很轻松的,又很刺激的动作。

    孙璞:什么造型那么颠覆?
   
    井柏然:都挺颠覆,最惨的是我,我穿的是乞丐装,我是不是应该一刀挥过去。
   
    张博宇:他的衣服是最重的。
   
    井柏然:我的外套就有九斤重,穿了五层。我为了这部戏请了健身教练,每天打打杀杀的,我发现每天不用练,每天穿着这些装备一个月下来就有肌肉了,里里外外加起来快十五六斤了吧。我们这部戏最大的特点就是灰。

    孙璞:大家看到的是一个奇幻探险大片,非常的开心,非常的快乐,这部电影的诞生是背后主创人员非常辛苦的付出,演员也是幕后的工作者,作品是台前的主角,我们感谢这些幕后工作者们的辛勤耕耘和付出。感谢各位。通过大家非常欢快的分享,大家听得出来,整个的拍摄过程是非常的辛苦的,所以今天我们这部作品的原作者,真正的三叔,作品之外的三叔有礼物要送给大家,感谢各位的辛勤耕耘和付出,有请三叔。是《盗墓笔记》系列的书籍,我家里也有,今天应该带过来请各位签个名。拍摄的过程中非常的辛苦,所以三叔也是特别想把这些好故事给各位好朋友一起来分享。三叔给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送给各位主创这样的礼物?
   
    南派三叔:创作剧本的时候,这两书是我所有的元素的来源,所以我整个小说的故事是发生在这两书的大背景下,有四个时代,有的时代非常广,但是主要的故事背景都是基于这两本书而产生的。所以拍完之后,我已经签完名了。因为这些文字让你们经历了这三个月的时间。

    孙璞:再一次的感谢各位,今天来到现场和我们分享了这么多,接下来请各位共同的看向媒体朋友们,请媒体朋友们拍照留念,见证这样的时刻。谢谢各位,大家,我们的电影《盗墓笔记》就结束了。接下来是群访环节。回答各位媒体朋友的问题。我们抽取一些问题向各位主创提问。
    第一个问题是问胖子的,原著里地胖子是一个很胖的丑角,你的形象既不胖也不丑,到底如何来还原原著的形象呢?
   
    张博宇:说那个胖子是丑角我特别不同意,不胖分跟谁站一块,我跟他俩站一块我很胖的,演完一个角色就要回到生活的常态,演完了就下来。

    孙璞:你是为了这部电影特意增肥的是吗?
   
    张博宇:是的。

    孙璞:下面的问题是问李仁港的,从您之前的作品看都有很多的打戏,《盗墓笔记》有怎样的视觉上的期待呢?文戏和武戏是怎么平衡的?
   
    李仁港:我看动作设计,包括视觉的效果,电脑特辑,所有这些都是配角,主要还是戏。如果没有戏,大家看完就不记得了。我几乎用了7分来做剧本,那么怎么做会更好看,刚才我在前面聊天的时候谈过,这种类型的片,一定要一直改进,在变动,一定不能停留。《盗墓笔记》最的是盗墓这个概念,盗墓是走进去的,越小越窄越黑,我们这里是越走越亮,越广,越大。

    孙璞:我知道呈现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一个理念能够成为现实是要经过很多的步骤的,我们也有记者朋友们知道,对您来说拍摄这部电影中最大的的难点在哪?
   
    李仁港:在我来讲,我不感觉他有哪些地方特别困难的,因为只要我们筹备清楚了,我从我的监制曾小姐还有合作的团体,在制作上我们有太大的压力,我感觉在这个时间里,虽然比较紧一点,只要我们安排好了,没有特别大的困难。

    孙璞:下面这个问题是问井柏然的,长张起灵是很冷酷的角色,你会为了投入表演在片场刻意的和其它演员保持距离吗?
   
    井柏然:不会。但是是禁欲的。看过《盗墓笔记》小说的人都知道张起灵外表跟内在的反差,但是并不是没有温度的人,盗墓的过程都伴随着大家渡过种种难关。每天都玩儿的特别开心,所以我觉得张起灵的眼神是充满热度的。
   
    南派三叔:现场只有一个剧情的小太阳,你不可能离开小太阳太远,因为实在太冷。

    孙璞:后面的问题是问敖嘉年,刚才说受伤了,有没有什么难忘的经历。
   
    敖嘉年:我伤的是我的韧带,我们拍第一场戏,有很多爆破的场面,而且很真实,拍的时候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我们这个戏跑来跑去,但是也是很安全的场面。

    孙璞:下面的问题是问涂圣成的。您应该是剧组里武功最好的演员了,有没有兼任剧组的动作指导?
   
    涂圣成:我非常感谢导演像我妈妈一样的曾佩珊,像我爸爸一样的导演,他们很信任我做这个职位。那段时间是很纠结的,而且设计到每个人都很安全又很精彩。之前我们一直在设计,在现场的时候,会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要临时改动,整部电影完成的时候我觉得内心特别的感动,这三个月过了,很多东西很好玩,很刺激,尤其是我们所有人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开心,我们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家庭,每天说说笑笑,吃吃喝喝。大家都很开心的,我也觉得这很像一个大家庭的剧组,大家一起玩儿,一起创作,一起开心。

    孙璞:下面的问题是问景春大哥的,对这部电影是不是有一些更特殊的情感,因为在戏里也是叫三叔。
   
    王景春:我就是演员,我拍戏就是来演这个角色。我是扮演三叔,三这个角色对我来说非常不一样的体验,这个人物非常吸引我,而且特别有意思。刚才杀青我不说太多了,大家去看电影的时候看吧。

    孙璞:不透露那么多,更多的精彩在大银幕上。下面的问题是问鹿晗的,拍这部戏的感受和之前的电影有什么不一样?
   
    鹿晗:首先从类型上不一样了,这部戏让我通过导演,三叔也好,所有人,包括三叔在现场,这是比之前要更加能够亲临现场那种感觉,包括爆破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枪也是真枪,一开始不知道是真枪,我的感觉是真实的,吓我一跳,因为声音特别大。我觉得这是一部好电影,大家都非常努力的一起参与,给我的感觉也是让我能够很专心的投入进去。

    孙璞:一枪过去有耳朵耳鸣很久吗?
   
    鹿晗:有啊,很久的。

    孙璞:下面的问题是南派三叔的,您创作剧本的时候,《盗墓笔记》已经有很多深入人心的既有的形象了,您如何处理呢?
   
    南派三叔:刚刚那也是一个笑话,在片场的时候说三叔就位,我和景春就会同时跑过去,尴尬也会同时发生。这是在剧本改编的时候很重要的问题,我们也尝试二次元的,或者是当时觉得已经比较在二次元深入人心的形象做电影的城乡,我们尝试后发现电影的质感和一些要求是非常高的。特别是对于真实性,我们说把所有人的头盔,我们有一些一起的群演,他们都是藏族人,如果我们放一个特别白的人,从电影效果看上特别奇怪,所以我们在讨论很多的实际的,特别是在电影需要表达的时候,我们选择了非常非常真实的表现方式,我们跟导演和主演一起讨论出来的,所以我们最终尊重电影的表现方式,而不是想尝试新的,完全不一样的,但是是真实的在现实中可以看到的这样的人。

    孙璞:由二次元迈向三次元,让大家充满想象。下面这个问题是问马思纯的,《盗墓笔记》应该是你第一次拍大戏,除了刚才说的甩枪之外还吃了哪些苦头。
   
    马思纯:该吃的苦和大家都一样,可能是我第一次拍戏,我没有经验,把颈椎扭伤过,幸运的是导演第一次给我放了半天的假。还有就是面对真枪实弹,作为一个女孩子第一次经理真的是很害怕,但是也会上瘾的,每个人都想感受那个刺激的感觉吧。这部电影我体会到了很多以前从没有体会过的东西。

    孙璞:下面问姜皓文,您之前和香港非常大牌的演员对戏,这次大部分斗争内地演员,配合起来有不一样的感觉吗?
   
    姜皓文:感觉非常不一样,《盗墓笔记》是我第一次在国内拍电影,我觉得什么都不难,天气不好不难,空气不好不难,我最难克服的是我的普通话。我知道每一场戏,我跟每个演员配合的时候,他们很包容我的普通话,虽然他们听的不太清楚,但是他们猜的很好。谢谢我们的演员。

    孙璞:最后一个问题,问我们的导演的,对于这么多在您的手下逐渐丰满亲自的人物角色有什么样自己想对他们说的话?
   
    李仁港:我我旁边这些演员,我想了一下,还是用后生可畏这个词,我上部戏是拍《天降雄师》,这次是一群年轻的演员,我用酒来比较一下,他们是30年的威士忌,我旁边的这些人是一瓶红酒,一开始不晓得好不好喝,喝完之后感觉特别特别好喝,之后和30年的威士忌一样好喝,年轻演员让我不能掉以轻心,每次都会说清楚是什么样的,他们都很聪明。特目的两位主角,非常了不起的年轻演员,他们对我来讲,他们都是非常专业的演员,特别厉害,你说跳到他们就跳,我们两个主角,一个是神人事件,一个是凡人事件,我们是用神人的角度来讲还是用凡人的角度两讲,这是特别有意思的。

    孙璞:非常的玄妙,感谢导演,各位各位主演,我相信大家更多的是期待,今天是《盗墓笔记》今日杀青洗尘,接下来可以万众瞩目,共同期待《盗墓笔记》大银幕上见,谢谢各位,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再次感谢各位来宾和现场的媒体朋友们。谢谢各位。

——结束——
Copyright © 2008-2015 东方娱乐网版权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Ease Ent  冀ICP备10016941号